Wednesday, October 19, 2005

當姊妹有了外遇

當姊妹有了外遇,而妳也認識她老公時,你該怎麼辦?

該告訴他嗎?那會不會把一個原本溫馨的家庭,搞得七零八落地?

悶著不說嗎?感覺好像成了幫兇,心裡真有些對不住那個被蒙在鼓裡的男人,深怕哪天東窗事發,自己頭上硬是被扣了頂共犯的大帽子。唉,做人真難喔!

仔細分析一下,這個家庭溫馨嗎?表面跟裡子看來,雙方互動人前是一陣親暱到不行,姊妹也都很給老公面子,作先生的也總是很順從妻子的意見。私底下姊妹的對話,姊妹也都是讚自己老公會賺錢又孝順很得自己媽媽的疼愛。惟獨夫妻間關門的那檔子事,姊妹似乎對於老公不夠浪漫不重視自己感受有些意見。當然這是在聽取為何她會另一個男人耗時才知道的,那個人有技巧多囉。偷歡的激情加上戀愛般的感覺加溫,每次見面當然開心囉,更有興致營造氣氛。這種情況,我想很平常吧。優點的反面是缺陷,大多居家或稱上老實的男人,在戀愛或婚姻的某一段時間,總會被冠上這樣的字眼「不浪漫」。再轟轟烈烈的愛情也有從絢爛歸於平淡的時候,所以總說細水長流的日子,是要兩個人一起來經營的。

另一個問題「婚後才發現真愛」?那真是痛苦的抉擇了。一刀砍右腕,一刀斷左臂,該怎麼辦?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像電影「麥迪遜之橋」的女主角,作出一個留右腕的決定,還能不動聲色神不知鬼不覺過了幾十年,自以為呼嚨了那個養牛種田養活家計的丈夫,自以為自己為那不懂情趣沒有文采的老粗丈夫犧牲了愛情。怎知那農夫臨死前點明了她。是該說他委曲求全呢?還是峱種?那他又所求為何?一家子五口平靜的日子嗎?那有文學氣質妻子的愧歉以延續自己對她的迷戀或執著?我不清楚,人的思想很複雜,婚姻思慮比起單純的愛戀又細緻多了。但已婚的我很確定,夫妻間對於對方的轉變,是不可能完全沒有感受的,只有程度的不同。儘管只是一絲絲一毫毫,女人知道,男人也知會。只是在接收訊息的同時,有人自信地把它濾掉了,有人敏感的放在心裡。可能出於真愛無敵的信任,可能出於機動觀察的動機。姊妹的例子裡對外緣並沒有真愛,所以不會作出什麼驚天地的事來,大夥就享受這片刻寧靜的愛戀。套用電影的啟示,姊妹的老公似乎真是一點都不知情,或者他曾有過疑慮而姊妹自認為天衣無縫?答案我不清楚,但似乎傾向前者。那我不禁要問「喂!你這個老公是怎麼當的!老婆出那麼大的事了還兩三年了,你怎麼一點都不瞭啊?」這個婚姻雖無顯性的問題,但隱性病灶存在是無庸置疑了。話說回來,一個有問題的婚姻,不該做的做了,該知道的不知,我這個閒人說與不說似乎都不是關鍵,更無助於關係的改善。不同的是,說了加速對方家庭滅亡,自己討打。

當我一知道這個秘密,更進一步知道自己被利用成姊妹與對方幽會的藉口時,心裡就只想要跟這個女人斷交。我想我在意的是自己,不願意成為被利用的工具。我很頭痛,有段時間是如非必要,就不連絡。你問我痛啥,告訴你,我不能跟老公說這事,這讓我不開心,好像藏了一個秘密夾在我們之間。而這個秘密還跟我無關,真是無聊透了。姊妹要我別說,免得被冠上同流合污的名號,我想有其他人真的受此災殃吧,她才出此善言。再者,對愛情有潔癖的我,對於各式各樣的外遇花邊新聞,深惡痛絕。我自己不是一個了不起或道德有多崇高的人,我只是非常非常嚮往珍惜彼此真誠相愛的情緣,如果你曾經有過,就不該隨意丟棄。看到很多已婚的蒼蠅蚊子肆無忌憚地,隨意挑釁一付「進可攻,退可守」,拿著已婚當擋箭牌,情投意合的就當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不慎收到白眼的,就丟一句「這麼禁不起玩笑啊!」這些人就這樣不斷地侵蝕殘害著我對婚姻的憧憬與幸福的期待,所以我在我心裡非常痛恨這些幸福的破壞者。姊妹的事就發生在這麼近的距離,對我好像一種道德上及價值觀的考驗。我很掙扎,我想有一天我還是會跟我老公說吧,讓他開導我,也讓我們之間不再有這個無聊的秘密存在。畢竟,這是我自己的幸福。

No comments: